从虚拟点数交换中心的经验,看看虚拟储值的本质

2020-06-17

从虚拟点数交换中心的经验,看看虚拟储值的本质

Richi 点数交换中心处理的红利点数,是消费者在消费商品或服务时,由商品或服务的提供商或支付商「赠送」给消费者的虚拟货币,(以资料的形式)「储存」在商家自定的会员编号、会员资料的手机或身分证字号、或是支付商核定的信用卡号、储值卡号等「帐号」之下。

储值点数,则是消费者用国家发行的货币(或国家特许的金融单位核发的信用额度),把购买力「储存」至相同「帐号」内的额度。

从软体技术的角度,这两种点数都是虚拟货币。VISA 创办人 Dee Hock 曾经说过:「信用(credits)只不过是一组受到保障的数字。」原原本本地点出了虚拟货币的本质。Richi「点数」交换中心,本质其实是一种「虚拟货币」交换中心。这是为什幺我们刚开始发展这个概念的时候,商业周刊把我们称为未来的「网路央行」,让我们又惊又喜。喜的是这个概念似乎没有那幺难以理解,惊的是为避免争议过大,我们决定先从较无风险的「红利点数」开始做起。

我们很早就发现,Richi 点数交换中心有两种「点数」无法处理,一种是纸本点数,包括折价券、现金抵用券、橡皮图章盖的集点卡、超商送的点数贴纸。一种是无记名虚拟货币,包括无记名悠游卡、游戏点卡、无记名电话卡等。

于是要处理纸本点数与无记名点数,便要经过一个数位的「归户」动作,然后才容易交换成其他虚拟货币,或是直接交易为商品。虚拟「币值」的交换较易理解,就像我们去日本要换日币、去中国要换人民币。但用传统纸币这种「无记名」货币,来理解虚拟世界的交易就比较不直觉了:在虚拟世界里,没有「不记名」的货币,任何币值都只能在帐号间转移。

讲得更精确一些,数位技术环境下的任何购买力额度,一定会归户在某个广义的帐号之下,以资料形态储存。也就是说,在数位金融的世界里,没有「捡到路上的钱」这种好事。

就像从一个银行帐号转帐到另外一个银行帐号,只有转帐成功与转帐失败,没有「钱」(一笔资料)会掉在路上。只是网路上的帐号种类非常多,可以是 email、信用卡号、手机号码、会员编号、一维条码、二维条码、RFID、身分证字号、google account、facebook account、apple account、悠游卡内码、悠游卡外码、指纹、掌纹、瞳孔、声纹、人脸、基因序列,只要能够认证,就能成为有效帐号。

所以虚拟支付,无论是最近争议甚嚣尘上的预付储值(prepaid)、还是我们比较习以为常的后付信用(postpaid),关键都在各种形式的帐号如何互通、帐号内的值如何流动与交换。

以另一个大家同样习以为常的悠游卡为例。只要台北捷运在法规上或技术上「开放」各捷运站闸门,搭乘捷运的「币值」就可以存在手机门号、全联的储值卡、星巴克的预付卡、银行的活储帐号、或直接使用信用卡的信用额度等。

我们在经过闸门的那一声「哔」,其实不是交易,交易在背后那些购票与储值机上就完成了,「哔」小额真的是最悠游的,那个「哔」只是机器用来确认你这个卡(帐)号可以通过,这是一个认证权利的流程,不是支付流程。

换言之,任何的支付流程,在技术上可以、在市政执行上应该可以,整合进台北捷运与任何公共运输工具之中。再不开放,悠游卡已经快要变成与民争利的怪兽了。

以「记名」为基础的交易,可以将支付与认证分开。除了便民,金管会担心的洗钱风险更可以大幅降低,从我们经营虚拟货币交换中心进两年的经验来看,所有的交易都是可以追蹤的,不是超过一百万才出示身分证。所有的交易技术上都是可以还原的,所有的流向都是可以查核的。不记名的「钞票」,才是洗钱真正的好朋友。

至于虚拟人头帐户,真正的风险在被蠕虫控制的殭尸电脑,窃取帐号资料,但这已经是资安问题了,我们更需要成熟先进的数位金融创新团队来熟悉、追上国际的能力与经验。错把创新当威胁、把警卫当窃贼,反而是危险的。

全球电子商务、尤其是行动商务,正飞速推高虚拟交易量。绑定信用卡号给 Apple,表示我们信任 Apple 在特定条件下「提取」我们的信用(postpaid)。没有卡,只有卡号与 Apple 帐号的绑定。用借记卡储值 PayPal,我们其实是把我们银行活储帐户的值,转成 PayPal 用我们 email 作为帐号的值(prepaid)。没有卡、没有现钞。

詹宏志先生曾说 Richi 的服务隐藏了一个货币革命的可能,当时我们不甚理解。现在我们理解的这个可能,可能不只货币革命。

(图片来源:AWWS, CC Licensed)

上一篇:
下一篇: